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光环后的懊恼(上)  

2018-01-07 09:53:28|  分类: 小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默然迷迷糊糊睡着了,睡梦中嗅到一股气味儿,一阵性急醒了,打开床头灯,暖烘烘的屋子里溢满橘黄色的光。他起身呆坐在那儿,身旁未婚妻展白羽打着微弱的鼾。几点了?他看了眼墙上的钟,两点十分。周围分外寂静,除了展白羽的鼾声,便是自己的心跳声了。听着那鼾声,有种厌恶从他心底浮起。拿过床头柜上的近视镜戴上,眼睛的余光扫见墙上挂着的那幅油画。

    一个身穿虎皮花纹衣服的光头男人,跪骑在一个女人身上,眼中充满了质询的光,双手伸到女人颈后,将女人扳起。女人穿了身半透明肉皮色紧身衣躺在地板上,头发有些凌乱,眼神中充溢着疑惑与无奈,双手伸向他的前胸,身子被他扳成个大钝角。背景墙上也挂着副巨大的油画,油画中的女人露出两条丰腴的大白腿和少半个小腹,两腿间的缝与腹股沟以阴部为中心形成一枚奔驰车商标的形状,大白腿下绛紫色的床单褶皱着泛着光,诱惑着观者。

    陈默然脸上浮起一丝苦笑,感觉画中的光头男人就是自己。还是油画上背景画中的女人好,即便看不到脸和上半身,单就那两条大白腿便充满了诱惑。他的小弟上翘着,在裤头上撑起一座小山。他下了床来到窗前,将窗帘掀开条缝。夜幕中的圣彼得堡城在睡梦中,建筑上顶着一撮撮白雪,在路灯散发的昏暗的光中显得那么宁静。他胸中充溢着一个三十岁男人压抑已久的对性的渴望,他烦躁不安,有时甚至想去狎妓,尤其在这温暖的房间里夜深人静的时候。两年多了,他两年多没体验过男女的欢愉。他看了眼床上的展白羽,她睡态可人,藏在睡裙里的酮体,白皙润泽,该鼓的地方鼓该凸的地方凸,恰到好处,不过不及,十分妙曼,还时常散发出一种能激发他荷尔蒙分泌的气味儿。

    展白羽二十八岁,三年前从北方传媒大学播音主持专业毕业,两年前随未婚夫陈默然来到圣彼得堡。她就是个美人坯子,无论气质还是模样,都无可挑剔,走在大街上会惹来众多男人的目光。她声音圆润,偶尔还会带点嗲气,令许多男人听了心里直发痒。她的笑十分恬静,只有陈默然读到了恬静深处的冷漠。她是陈默然的师妹,俩人打学校里便好上了。那会儿,陈默然与前女友刚分手,展白羽正好填补了他的空白。大概陈默然与前女友过于现实了吧,认识没多久,他们便发生了关系,他身体上能舔的地儿她都舔过,她酮体上能插的地儿他都插过,有时他感觉她就是个荡妇,俩人在性的长河里泡得太久过于淋漓尽致,便少有了些许新奇与刺激。陈默然吃腻了一种口味儿,展白羽恰好是另一种,俩人在一块谈理想谈生活谈《包法利夫人》,像相敬如兄妹,连手都没拉过,陈默然便毕业了。陈默然进了一家央企,常驻圣彼得堡。俩人遂鸿雁传书,一切爱意一番缠绵都化在文字里。(未完,请看下篇,一篇不给发,见谅!)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