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格非的《文学的邀约》  

2018-03-14 10:15:19|  分类: 读书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个写过一定数量文字的人,对文学对文字都免不了要思考:为什么要写文、文从哪里来以及如何表达等等。尤其像我这样不拿文字换钱糊口的人,更为这些问题所困扰,甚至于时常辍笔,为给自己些底气还能写下去,也写过八九篇小文试图来回答。王蒙先生的《文艺味道》,冯唐先生的《活着活着就老了》,都不同程度写到他们对文学的感悟。我说,文字写到一定份上的人是巫婆神汉,冯唐给精炼成“作家就是巫”。 我说,“写文字是一个人有种想表达的欲望与冲动,文字是些记忆的碎片。”冯唐、王蒙也说过类似的话。我一个无名小卒,不够自信,总想看看人家有怎样的感悟,读了王蒙、冯唐的杂文集后,又读起格非先生的《文学之邀约》。别人那儿零落着的文学感悟,在格非的《文学之邀约》里给系统化、规范化了,不愧为学者型作家、清华大学中文系教授。

    格非在书的导言中便谈到“现代文学的终结”, 用我的话说,就是写文字的意义何在。这个问题的探讨,对专业的文学研究者来说,能给自己的工作找到更伟大的意义,及至我等不图名不图利的写文字的人,便是给自己找个点灯熬油费劲巴拉码字的理由。写文字有意义吗,说实话,对于我们这等卑微小民,真的没啥意义。格非先生的结论是:如果我们不走出这种“现代文学”总体观念的禁锢,不走出资本-民族-国家三位一体圆环的循环,真正意义上的文学的出路无从谈起,文学中最宝贵的解放和超越力量,也不会重新焕发出应有的光彩。禁锢“现代文学”的总体观念即文学的商品属性,说白了,就是写文字的意义全在于能否拿来换钱,换得多少便是衡量文字价值的最要标准。

    文字从哪儿来?格非先生在“经验与想象”中谈到“遭遇和经历”“记忆”“记忆与超越”等问题,比我的“记忆碎片”全面系统多了。就“如何表达”,格非先生在“作者及其意图” “时间与空间”“语言与修辞”三章中列举大量的案例逐一做了阐述。格非的《文学的邀约》是本不错的讲文学的书,值得文学爱好者一读,能令人的文学困顿豁然开朗。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