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萧红的《呼兰河传》与林海音的《城南旧事》  

2018-03-16 09:28:52|  分类: 读书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中学那会儿,我没大看过“闲书”,偶尔看,记忆特深。初中三年级的寒假,看过一本“1982全国优秀小说选”, 好像叫这名字吧,就是把1982年那一年的获奖小说集合在一块出的一本书,至今尚记得,有一篇叫《哦!香雪》还有一篇叫《八百米深处》的小说呢。上高一还是高二的时候,我记不大清了,一个周六的下午,窗外灰蒙蒙的,滴嗒滴嗒下着雨,是秋雨还是春雨,记不得了,大概是冰凉的秋雨吧,只记得心里很不景气、有点憋闷,快放学了,教室里乱哄哄的,我坐在座位上头抵着书桌沿儿看一本杂志,讲的是萧军萧红凄美的爱情故事,看完了,我差点儿没赶上回家的火车。从此,我记住了作家萧军萧红的名字。

    萧红的《呼兰河传》,就像当年我读她和萧军的爱情故事的经历残存在大脑皮层中一样,是她童年的记忆。这种记忆大多模糊乃至忘却了,偏偏有那么一些随着时间的流逝依旧清晰。萧红把深埋在自己大脑皮层深处的童年记忆碎片化作一段段生动的文字,便成了《呼兰河传》。《呼兰河传》这本小说,没有跌宕起伏悬念重生的情节,甚至连个完整的故事也没有,像个漫画集,由一幅幅用文字打造出来的精美画卷集合而成。啥是“纯文学”, 我想,这便是吧,不像有的写者一味儿追求“故事悬念”, 以此来补文字上的不足。萧红是个以文字作丹青来作画的画家,搜寻着大脑中童年的记忆,描绘出了呼兰镇上人们生活的情景。啥是大家,这才是,靠“悬念”来吸引读者的,即便再卖座,充其量,也只能算个“匠人”。 不过今天的人,生活节奏太快太忙,很难静下心来,像品茶一样,沉浸在“大家”所带来的文字的美里,似乎更中意于“匠人”的“故事悬念”了。

    林海音的《城南旧事》,是我给儿子买的书,那天闲着没事,翻了翻,写得真好,便一口气读完了。《城南旧事》是林海音的童年记忆,和萧红漫画式的《呼兰河传》不同,它由五个完整的故事构成:《惠安馆》《我们看海去》《兰姨娘》《驴打滚儿》和《爸爸的花儿落了,我也不再是小孩子》,更像一组组透过一个孩子的视野展示上个世纪初老北京人生活的“连环画”, 字里行间,令读者依然能感受到作者记忆的碎片。文字从哪儿来,打一个人记忆的深处而来,模糊的,残缺的,用想象使它清晰起来,丰满起来。许多记忆碎片蓄积在一个人的胸中,倘上帝给他一支妙笔,便会借助文字喷涌在笔端,化作一幅幅精美的文字画卷,使自己眼中的世界跃然纸上,并以己之所感附以其灵魂。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