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记清明小长假(1)  

2018-04-11 17:43:38|  分类: 生活纪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这天像过山车,头天还暖洋洋的,今个儿就变了,不穿棉服出门冻得慌。正月二十八那天我就见街上有个小伙子穿着褂头,这都清明了,又回冬天了。一大早,窗外灰蒙蒙的,空中飘着零星的雨,阴冷阴冷的。吃过早饭,又穿起羽绒服,到街边小店买了些冥品,我开车拉着父亲去了老家。

    打“济徐高速” 沙河站出口下来,是东平地儿,属泰安地区。顺着省道向东驶过不到两公里,找到那条水泥路面的乡间小路拐上去,两边一人来高的小树护卫着,向南三四里到了水泥路的尽头,驶上一条七八百米长坑洼不平的狭窄土路,到头便是胡庙村的西头了。土路两边田里的麦子,有二十多公分高了,望过去绿油油的一片,充满了春的生机。土路东面的麦田里有两三座坟冢,灰白的土与环绕着它的绿油油麦苗形成鲜明反差,不远处麦田边上一堵堵灰白色的水泥墙围挡了绿的蔓延。我家的一个林在麦田里,那儿原长有树木,树木掩映着一座座坟冢,后来伐了树木平了坟冢变成了田地。这两三座坟冢,不知近来谁冒不韪而为的。我爷爷奶奶长眠在这麦田下,没有坟丘,具体位置我也搞不清,二叔二婶知道。我家还有一个林,在村南,我曾祖父长眠在那儿。在这儿的农村,不管土地经过怎样的革命,分给了谁归谁使用,祖上留下来的林地村民还是认同的,虽不受法律保护,却已是约定俗成,也算革命不够彻底,旧社会的封建遗存吧。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时候,祖上留下来的老宅还被承认。我家老宅在村子里有两处,一处多年没人居住闲在那儿,院子里长的树木仍归我家所有,我曾祖父手头紧时还常出棵树换点钱花的。后来村里兴盖“排房”,祖上留下的老宅彻底充了公,给拆除了,只好接受新分得的宅基地。

    二叔那两间屋在村子北边,靠近那麦田,比起祖上留下的老宅寒酸多了。我七岁那年第一次回老家,还住在老宅里。一溜正屋一排堂屋一个门楼一堵影壁墙,还有一出大院子,院子里长着树。傍晚在树下或门洞那儿铺块席子纳凉,听大人们说话,听知了叫……眼下二叔这两间屋像拼凑的,窗子和门不知是哪个建筑上废弃的,绿色的门框黄色的窗框,让人想到临时建筑。里屋一张简单的床和一张旧写字台,外间屋一张破三人沙发和一张旧长条茶几,小院里长不下一棵大树,一小段院墙红砖间没有勾缝挤压出来的泥浆裸露着,像凄凉人流出的泪珠。

    我大姑大姑父早就去世了,表哥们各立门户,前两年还有来的,近两年大概把姥娘们上这档事给忘了吧,听说一个表哥已瘫痪在床,他的两个儿子都没娶上媳妇,有一个还建筑大学毕业的呢。二姑派了她大儿子来,我这个四十出头的表弟,年轻时没少折腾了,让二姑很不省心,给人落了个“不大着调”的印象,还好,近两年承包了三十亩地,一年能落个十多万。三姑在东北齐齐哈尔呢,每年清明只能在十字路口烧纸通过冥间邮局寄给逝者了。四姑骑着电动三轮来了,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还好,看起来比种地的时候脸白了许多。四姑家三妮儿在上海,是个护士,今年三十了,去年找到了对象,老姑娘今年秋上终于要出嫁了,呵呵,一件好事。五姑家在新汶矿上,今年清明她没回来。我父亲一个姐姐两个弟弟四个妹妹,我大姑和我三叔去世了,还剩六个,一个在东北,能在清明回老家上坟的只有五个了。四姑邀请去她那儿吃饭,我看看父亲,父亲没反对。(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