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记清明小长假(2)  

2018-04-13 17:38:39|  分类: 生活纪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姑家在高庄,距胡庙村十来里路。高庄是郭楼镇所在地,算这十里八村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吧。在老家的父亲的几个姊妹中,四姑家条件最好,四姑父早年在北京当兵,转业后做村干部,打村干部位上下来,领着一帮人在外承包工程,近年来年龄大了,在镇上开了家油坊。四姑父是个能张罗事儿的“明白人”,用上海话说,拎得清。当年我祖上在村子里也是主事儿的,胡庙村胡姓最后一次修族谱便是我曾祖父主持的。民国三十九年,陆军第五师骑兵第五团第三营上尉书记(胡姓)外孙王会同先生给《胡氏族谱》作的《重修族谱序》上说:“庚寅冬,余赋闲家居,擁爐屈膝,適(shì同适)有胡慶(qìng)笃等三人登门相访,向余而言曰:‘吾族之谱八十有五年未修,第恐代远年湮(yān)遷(qiā同迁)徙无定,昭穆秩序茫然莫辩,今欲重修,愧乏人才,求余代为领修并作其序。’”这里的胡庆笃就是我曾祖父,曾祖父办过私塾,是个识文断字的老先生,父亲说:临庄上有个孩子,曾祖父认为他是读书的料,他交不起学费,曾祖父便免费教他,即便这样,他也未能读下去,他家里还等着他下地干活呢。我爷爷年轻的时候是胡庙村村长。现在村上主事的人离我们这支较远,是胡姓其它支系的子孙。

    四姑父是个热心肠,听说我们要去吃饭,便在饭店订好了房间。这些年来,他为大姑二叔二姑五姑家的事没少操了心,单说小孩子上学,这几家的几乎都在他家住过。我们开车赶到的时候,他在饭店门外等着呢。饭店在一个广场边上,已和城里的没多大差别了。广场虽不大,也是设计过的,造型雕塑绿化应有尽有,以人一种城里有咱这儿也得建一个的感觉。广场南面新盖的十多层住宅楼还未投入使用,一二层商业用房打着售卖的广告,四姑父说,那住宅已售完。这小镇上也有高层住宅了,真是日新月异,谁买了那住宅,住在里面做什么,住平房带个小院不是很好吗,哈哈,看来我真OUT了,这叫城镇化,不住进楼房能算城镇化吗,不过,我更喜欢古朴些的小镇,毕竟这儿只是个农村集镇,并非建有高楼大厦便是现代化的新农村。这股城镇化之风最早打海外吹起的吧,吹遍珠江三角洲吹过长江三角洲,吹到这儿,似乎有点变味儿了。我去过澳洲,人家也不是到处建有高楼大厦啊,别说黄金海岸这样的小城了,即便在堪培拉,也没见到一座高层的。

    才走进餐室,二叔家我弟便打来电话,说:他也过来。二叔就这一个儿子,我这个弟弟长得五大三粗的,一张大红脸上两只没睡醒似的小眼睛像一直在翻看着左上方,一看就不是个精明人,饭量却很大。我才参加工作时他去济宁找我,一顿饭吃了六个馒头,赶我两天吃的了,呵呵。看他那憨憨的样子,让我想起《隋唐演义》里的李元霸。前几年有一次我回老家,他拿出一张印有一个外国人人头的50元钞票问我:是哪国的钱?我端详了好大一会儿,才琢磨出上面的字母文字:土库曼斯坦,“哪来的?”他说:“在打工回来的车上花五十块钱买的,人家说比人民币值钱。”怎么说他好呢,辛苦挣来的钱,就这样给人骗走了。不知道他打哪儿来的,几分钟便到了。他来了,正好陪四姑父喝点。

    刚倒上酒,二姑家老大又打电话来:他也过来。刚才在胡庙走的时候,让他来,他不来,这会儿又想来了。等了好大一会儿,他带着二姑才赶到。四姑父很高兴,和我说:定个规矩,每年“清明”“十月一”回来,都到他那儿吃饭,打个家宴,亲戚们聚一下。他真是个即热心又豁达的人。(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