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记清明小长假(3)  

2018-04-15 17:36:34|  分类: 生活纪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姑家我表弟也能喝点,他和二叔家我弟陪四姑父喝白酒。三个人喝了两瓶,都没咋的,看来酒量都大着呢。尤其我这个弟弟,来的时候啥样还啥样,依旧一张大红脸上两只没睡醒似的小眼睛一直翻看着左上方。二婶让他少喝点,说:前两天他才喝醉了酒。他拿出手机翻出张照片给我看,上面一群人打着个红布条幅的合影,那天在城里他参加了同学聚会,好像这个原因喝多了酒非常合理,末了他还来了句:人家没收他份子钱。我听了,不大是滋味:不管怜悯还是照顾,终究处在弱势上。他的日子过得真不咋的,前些年六十多岁的二叔还要外出打工挣钱贴补他,近些年来二叔干不动了还有病需要打针吃药他也没尽到一个儿子应尽的义务,给二叔家办个“低保”吧,村上说“有儿子,不符合标准”。否极泰来,物极必反,是中国人的哲学。一个人也好一个家庭也罢,不可能一直的好也不可能一直的孬,所以,中国人说,“富不过三代”“风水轮流转,明年到我家”。那个写小品出名的何庆魁,在一个电视访谈节目上说,他好运来的前一年家里连过年买鞭炮的钱都没有,大年夜人家放鞭炮他放了个雷管。二叔家我弟虽不大精明,依我观察凭我的面相学经验,他的儿子面带官相。小家伙虽只有十岁,坐在那儿有模有样的很像那么回事儿,老话说“三岁看老”,还是有些道理的,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气场不同的命运,与出身也没太大的关系。弟媳妇有癫痫病,据说,自打这小家伙出生后便再犯过。上苍是公平的,人只有敬畏与谦恭了才好。

    高庄我七岁那年第一次回老家时便来过,那会儿四姑还没娶,母亲领着我打胡庙回姥娘家或从姥娘家去胡庙,都要经过那儿,母亲和我说:四姑订的亲在高庄。那时的高庄偏远静谧,至少在我的记忆中是这样。一条东西向的路,北面是高庄,南面隔着一小块田地透过树木隐约可见民房的土墙,母亲说,那个庄子叫郭楼。打小我就知道,老家寄来的信或包裹上写着:郭楼公社。这条东西向的路,平时很少见人,只有在“集”的时候才人流熙攘,能算上是条街的。我记得路北有个商店,大小和我们矿上的差不多,母亲说:这儿叫供销社。供销社里几乎没有买东西的人,几个营业员坐在柜台后面拉着呱,我和母亲走进去,一看就知道是打外面回来的人。我没赶过高庄集,赶过沙河站的,应该都差不多吧,十里八村的农民在那里买卖,大多像我二叔一样卖掉自己辫的簸萁篮子等手工制品,买回些生活必需物品。那时候的乡村是安静古朴的,尚未经商品经济大潮的洗礼,用经济人的话说:属于商品经济不发达的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

    二叔二婶还有他们十岁的小孙子在胡庙村西头下了车,我开车拐上来时的土路。土路上不能错车,好在一眼便能望到头,对面没有车来,中间那儿路边停着两辆电动两轮车,我估摸着:不碍事能过去的,到了近前试了试,白搭。东面麦田里有两伙人,一伙三个男人在远处,一伙两个女人在近些的地方,都在上坟吧。父亲下车站在地头喊了一嗓子:谁的车?远处的没理会,大概没听到吧;近的向这边看了看,便走了过来。她们骑上车到了路的北头,闪开了路停在那儿,等我把车子开过去。我探出头问:是胡庙村上的吧?她们点点头。在这样的乡村是熟人社会,没那么多规矩,即便违背了城里人的所谓“规矩”,也都很和善,还多了几分宽容与理解。(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