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民国婚恋气象  

2018-06-01 08:09:17|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胡兰成的《今生今世》上写道:

    “胡兰成张爱玲签订终身,结为夫妇,愿使岁月静好,现世安逸。”

    “上两句是张爱玲撰的,后两句我撰,旁写炎樱为媒证。”

    自打“依媒妁之言父母之命明媒正娶”的妻子玉凤病死后,胡兰成的婚姻便成了一张纸,提笔在上面写几个字的事儿。呵呵,成本低吧。这与才女张爱玲的婚书,还是两个人完成的。与别的女人的呢,这位大才子提笔一挥而就,一个人就搞定了。胡兰成的每一段恋情都不瞒张爱玲,甚至连细节都讲给她听,之前的尚可理解,之后的,尤其在他们“婚姻”存续期间,便令今天的人不大能理解了。

    沈从文与张兆和的婚姻,标准的“师生恋”,经时任他们校长的胡适撮合,乃民国一段佳话。这位沈先生寻死觅活费劲巴拉地娶到了张大小姐,婚后一年便又喜欢上了另一个女人,喜欢就暗自喜欢吧,回家还如实向夫人“汇报”,气得张大小姐抱着孩子回了娘家。咱这沈先生想不明白,抱怨夫人为啥不理解他,想起林徽因,“这位曾搅在徐志摩与梁思成中间的女人,大抵能理解他”,便跑去诉苦。这在今天的人看来,不是理解不理解的事儿,简直有点可笑

    木心先生在散文《乌镇》中写道:我,是这个古老大家族的末代苗裔,我之后,根就断了,傲固不足资傲、谦亦何以为谦——人的营生,犹蜘蛛之结网,凌空起张,但必得有三个着点,才能交织成一张网,三个着点分别是家族、婚姻、世交,到了近代现代,普遍是从市场买得轻金属三脚架,匆匆结起「生活之网」,一旦架子倒,网即破散。而对于我,三个古典的着点早已随时代的狂风而去,摩登的轻金属架那是我所不屑不敢的,我的生活之网尽在空中飘,可不是吗,一无着点——肩背小包,手提相机,单身走在故乡的陌生的街上。

    联想胡兰成、沈从文的婚恋故事,我理解了木心先生为啥这样说。那个时代,正是“旧网的着点”欲去“新网金属三脚架”尚未“买回来” 的时候,胡兰成、沈从文他们从旧网中挣脱出来,接受到“新网”的气息,却不免仍带着“旧网”的陋习。尽管带有陋习,却是真诚的,这一点就够当下的“暴发户”们好好学习的了。这般历史地看,便能理解他们了。

  评论这张
 
阅读(254)|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