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智乐(胡成江)博客

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品味着其独有人生,一个六十年代人的思考。

 
 
 

日志

 
 

探望过的两位老人  

2018-07-15 18:29:57|  分类: 人物小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多年前我陪一位朋友的母亲去探望过两位老人,一个老头一个老太,老头是朋友姥爷的同学,老太是朋友姥爷同学的遗孀,当时都近一百岁了。朋友的姥爷我没见过,去世好多年了吧。这位朋友说,他姥爷年轻时在北师大读书,有两个亦同学亦同乡的好朋友,便是这老头和那老太的丈夫。

    这老头读书时得了结核病,不得不辍学回了老家,那大概是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事儿吧。结核病亦称“痨病”,鲁迅小说《药》里的华小栓得的就是这病,当时应该是不治之症。这老头,那会儿当然还是个小伙子,也够“神”的。他回到家里一边自学中医一边给自己治病,居然给自己的痨病治愈了,还成了治结核病的中医专家,九十岁时还去“结核病研究所”给后生们上课。我见到老头那年,他九十八岁,神志清晰,耳不聋眼不花,只是腿脚不大行了,卧在床上,与朋友母亲谈起过去的事儿一点儿不糊涂。他儿子继承了他的医术,在城南的一个乡镇上开着中医诊所。现在,这老头早就作古了吧,那乡镇都没了,已成了城市的一部分。

    有一年春节前,朋友打电话给我:托我开车带他母亲去养老院探望一位老人,说那老人是他姥爷同学的遗孀。我听了,颇感动:真有情义。养老院在一个县城边上,距济宁城二十多公里。那是我第一次走进养老院。一个小院,靠里面坐落着一栋“凹”字型的极普通的二层小楼,二层的楼道被铝合金玻璃窗封了,看上去以人天冷了收紧衣襟的感觉,楼前空场上的花草树木都凋零了,在这个季节里怎么也不会以人景气。走在二层的楼道里,暖洋洋的,旁边一个一个房间的门大开着,屋里屋外通着呢,都有老人拿个凳子坐在那儿。那年那老太九十六七岁吧。她坐在床上,左看右看,总算认出了朋友母亲,拉着朋友母亲的手,半天说上一句话。她看了好大一会儿我:“是林林吧!”朋友母亲提高嗓门解释:“林林的朋友!”她低下头,嘴里嘟囔着我听不清的话儿,大概在说我朋友留给她的记忆吧。她抬头又看到我,又说了句:“是林林吧!”朋友母亲欲再解释,我说:“就当我是吧。”我说着,冲老太笑着点点头。一会儿,有个老太太蹒跚着走了进来,坐在凳子上和我们搭话,她天上一句地上一句的,我真的没听明白她想说啥,不过,她那会儿的心情我能想象到。我们在那儿坐了有二十来分钟,不时有老人站在门口向里面张望,透过这些老人有些呆滞的眼神,我读出了他们内心深处的孤寂,我心底禁不住涌起一股酸楚来。回来的路上,朋友母亲和我说:那老太两口子人很好,一辈子没儿没女。我心理盘算着那老太和朋友母亲的关系,有些激动,说道:“您能想着去看她,很让人感动。”

    如今,我与那朋友也有快两年没联系了。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